距離新型肺炎疫情爆發也有1個月了,在隔離措施下,天公布各地確診感染人數不斷下降。截止到發稿前,全國除湖北之外的地區,新確診感染人數已經下降到9個人眾多省份開始提倡復工,也有許多自己友2月初便在家辦公。

昨天轉發降薪文章的我,今天就被通知停薪停職-羊城網——懂互聯網,更懂廣州!

▲車流重現,圖源南方日報

昨天轉發降薪文章的我,今天就被通知停薪停職-羊城網——懂互聯網,更懂廣州!

▲圖源羊城網熱心自己友

盡管很多人擔心,復工會不會引發又一輪感染呢?但對于很多打工仔來說,復工可能會病死,但不復工就一定會餓死。

廣州本周大多數企業也開始復工,路上車流明顯增加,水靜河飛了近一個月的馬路,又開始復現塞車的景象,眾多寫字樓也在高峰期排起了等電梯的長龍。

不過,復工也不等于“”,羊城網在微博上對廣州的網友做了一個調查,發現眾多朋友都處在“冇飯開”的地步:有超過40%的自己友完全沒有收入,超過20%的人收入減半。

昨天轉發降薪文章的我,今天就被通知停薪停職-羊城網——懂互聯網,更懂廣州!

原因是,受疫情影響,各行各業都備受前所未有的沉重打擊,而且即便復工后,經濟前景依然不明朗,所以廣州不少公司為保生存,向員工提出了減薪、甚至停薪的呼吁。

 

員工:

減薪我會養不起家,辭職我找不到下家

“你們開工了嗎?”從事電商運營的雷雷(化名)在好友群里問,得到的答案大多是“線上辦公中”。

根據ESIEC 項目聯盟的“新冠肺炎疫情下中小微企業生存狀態專項調查”,截止到2月10日,平均80%的企業還沒有復工。

商務服務業的復工程度高一些,達到30%,可能的原因是商務服務業部分可以進行線上辦公。而處于商務服務業的雷雷2月初便開始了線上辦公。但整個公司幾乎接不到的單子,工作任務幾乎為零,整日閑得發慌。

昨天轉發降薪文章的我,今天就被通知停薪停職-羊城網——懂互聯網,更懂廣州!

▲行業復工情況,圖源中國企業創新創業調查(ESIEC)

自春節休假以來,快遞物流不通暢之余,又因疫情影響眾多線上店鋪都將開店日期一推再推。依靠快遞物流行業、制衣制造業等多行業合作的電商行業,可以說,“上下”為難。

昨天轉發降薪文章的我,今天就被通知停薪停職-羊城網——懂互聯網,更懂廣州!

▲廣州最大布匹之一的中大布匹市場,現在依舊閉門未開。

以往天天想做咸魚的她卻焦慮了起來。聽同事說,年前眾多已經簽好的單,甲方因疫情毀約,款項還收不回。她覺得再這樣下去,公司就要破產了,她也要跟著“下崗”。

但做新媒體的易先(化名)卻覺得起碼有工可開,有基本的收入,而她被自愿停職停薪。

作為一個19年年底剛跳槽到新公司的人,簡直就是被開除的第一人選。老板為了節省人力成本,讓他們所有人都停職停薪,只讓最核心的幾個人回公司工作。

易先說,她現在處于非常尷尬的處境,繼續留在這里繼續沒有收入,但離開,可能依舊找不到新工作,而且接連跳槽也會影響她未來的職業生涯。

她說:“再等等看吧,跳槽也沒這么容易。”和她一樣想法的人不在少數。根據智聯招聘的數據,以往春節后就是求職季,但今年簡歷投遞量同比下滑70%-80%,有17%的人放棄了跳槽。

昨天轉發降薪文章的我,今天就被通知停薪停職-羊城網——懂互聯網,更懂廣州!

▲圖源水印

而企業方面都異常默契地將招聘規模縮小,將規模壓縮到10人以下的公司是最多的。原本招聘規模在500人以上的企業,數量減少較明顯。不過所有縮減招聘規模的企業,其總體占比都在5%以內。

“共克時艱說得熱血沸騰的,但實際呢?降薪到最低標準,每個月就2000塊,我怎么活下去?”在廣州讀書、工作的小亦很無奈。

畢業沒多久,每月的錢都是省著花,天天拼命打拼,從不遲到就為了再多點收入。“在廣州租房子要錢、交通要錢、吃飯要錢、干什么都是要錢。現在說降薪就降薪,飯都要吃不飽了!”

昨天轉發降薪文章的我,今天就被通知停薪停職-羊城網——懂互聯網,更懂廣州!

▲某地產的自愿降薪選項,只有愿意、愿意和愿意。

為應對資金鏈短缺,企業主要采用商業銀行貸款和降低運營成本的方式,其占全部受訪企業的比例分別為31.23%和16.25%。于此同時,在調研的2553家公司中有近15%打算裁員。

昨天轉發降薪文章的我,今天就被通知停薪停職-羊城網——懂互聯網,更懂廣州!

▲圖源中國企業創新創業調查(ESIEC)

昨天轉發降薪文章的我,今天就被通知停薪停職-羊城網——懂互聯網,更懂廣州!
昨天轉發降薪文章的我,今天就被通知停薪停職-羊城網——懂互聯網,更懂廣州!

▲名創優品關于降薪問題上了熱搜,圖源水印

沒結婚、沒孩子的年輕人只要“養活一人,全家不餓”,熬一熬就能過去。但有孩子、父母要養,有房貸車貸要還的中年人呢?

在這次疫情面前為了活下去,有的人不惜遺棄自己的孩子,還有的人連活下去的想法都沒有了……

昨天轉發降薪文章的我,今天就被通知停薪停職-羊城網——懂互聯網,更懂廣州!

▲圖源網絡

降薪無薪對于普通人而言,是要了他們的命,甚至是要了他們全家的命。

很多人都明白,現在立刻辭職也是無濟于事,和公司熬過這次險情,降薪起碼有一定量的薪水,不至于真的餓死街頭,“賺大錢果陣唔見大家一起分?寒冬就搵埋班員工一起撐?如果平時老板對員工好,員工自然會撐公司,唔使講甘多廢話。”被自愿降薪的藍軍憤懣不平地說。

確實,有些公司表面上“賣苦情”說自己多艱難,毫不愧疚地扣掉基層員工的錢,高層抹抹眼淚表演一下,轉頭依舊逍遙自在。

昨天轉發降薪文章的我,今天就被通知停薪停職-羊城網——懂互聯網,更懂廣州!

▲圖源投資界

老世同打工仔都唔容易,如果大家都真心為公司好適當減薪共度難關可以理解,其實都系大家互惠互利,最緊要日后好轉老世要記得員工嘅付出好好報答。“

作為一個老員工,很多人還是可以理解的,但“最緊要日后好轉,老世要記得員工嘅付出好好報答,但做得到呢條嘅老世有幾多啊?”

 

公司:

降薪裁員難,不降薪裁員死

對于公司來說,如果照常發放工資,撐不過3個月,下一個倒下的則有可能是他們。

在疫情期間,有近九成(86.9%)公司面臨現金壓力,同時有近七成(69.7%)公司存在現金流短缺問題。具體來說,約半數的公司難以在現有現金留下運轉超過3個月,其中有近14%的公司難以支撐1個月。

昨天轉發降薪文章的我,今天就被通知停薪停職-羊城網——懂互聯網,更懂廣州!

▲來自中國企業創新創業調查(ESIEC)

公司大多數固定成本主要來源是租金以及員工工資和五險一金,對于這兩項有壓力的公司分別占比59.13%和45.5%。據某去年新開業的國際五星酒店HR透露,他們目前也只能按照廣州最低工資水平發放薪水。

今年春節是真正意義上的全面停止,全國幾乎所有行業都被迫按下暫停鍵,對餐飲、旅游、文娛行業幾乎是滅頂之災。春節檔幾乎是全年收入的一半,更不用說接下來因為疫情被壓縮的假期(暑假、各大節慶短假),可能也被取消。

昨天轉發降薪文章的我,今天就被通知停薪停職-羊城網——懂互聯網,更懂廣州!

▲圖源水印

前有餐飲業的西貝莜面村現金流撐不過三個月,后有電商服裝行業韓都衣舍扛不過三個月,世界酒店前50強的桔子酒店活不到四月份......一個個大型企業紛紛向外發出求救。

但至少他們的發聲受到了關注,有些企業已收到了銀行的貸款資助,像是海底撈,目前已獲得中信銀行北京分行與百信銀行提供的信貸資金支持21億元,首筆8.1億元放款資金已于2月19日匯入海底撈賬戶。

但大多數的中小型企業由于缺乏固定資產,根本無法向銀行貸款,除非企業老板拿自己的房產出來抵押吧,而在疫情和經濟不明朗的情況下,這無疑于拿身家來賭博。

一個企業的倒閉,身后是千千萬萬個家庭的倒下。就拿電影院為例,全國1萬多家電影院,其從事相關行業、包括上下游企業的人員影響人群可達100-200萬人。一間影業公司倒下,則會牽連更多其他的企業和人員。

 

律師:

降薪停薪共渡難關可以,但前提是雙方商量同意

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》第三十五條:“勞動合同的變更:用人單位與勞動者協商一致,可以變更勞動合同約定的內容。變更勞動合同,應當采用書面形式。變更后的勞動合同文本由用人單位和勞動者各執一份”。

降薪停薪共渡難關可以,但前提是有商有量,雙方都自愿情況下進行。眾多被爆光的企業,以“共度時艱”為由,單方面“倡議自愿”要求員工降薪、停薪,簽署文件是違法行為。

律師強調:“用人單位如果需要對員工薪酬做出調整,需要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》第三十五條之規定與員工協商一致,并采用書面形式對勞動合同內容作出變更。”

既然都說到“撐不下去了”、“要開源節流了”,那么就請公司公布經營情況。確實賬上沒有錢了,員工一般也愿意一起熬過去。但如果仗著一個特殊時刻,明明賬上還有大量的現金卻開除員工,或是強行減薪,這就有道德綁架或者威脅員工的嫌疑了。

共渡難關,重點在“共渡”

這種艱難時刻,誰都不容易,誰都想要活下去。想要一起共渡難關,做到一榮俱榮,要求員工與公司成為命運共同體,前提是雙方都要做出努力。

不能,降薪時候是“公司是一家,未來靠大家”,第一時間不管三七二十一將基層員工全都狠狠剝削壓迫一遍,自己卻象征性地減減獎金;到了提出漲薪了就說“當公司是你家嗎,想怎樣就怎樣”,分毫不記得當初共渡難關時候的話。

這次的危機確實艱苦,但也是一塊照妖鏡。什么公司有遠見有魄力有人情味,什么公司不得人心存心盤剝員工,在這短短的一兩個月全都會看得一清二楚,對于打工一族來說未必不是好事。

各位自己友,

你們怎么看待降薪停薪呢?

歡迎在評論區發表你們的看法!